樓頂上的兩隻鴿子

一隻幽幽的叫著


另一隻在不遠的欄杆佇足

說近不近、說遠不遠

尷尬的距離

欄杆上的鴿子慌張了起來

他害羞了

他小心翼翼的試探著靠近

慢慢的來到了她身邊

她沒有抗拒

他們玩了起來

就像像風輕拂臉一樣的短暫

他該走了

矛盾的,他不想離開

緩步向前,頻頻回首

那是不捨

一不做二不休

振翅疾飛,似乎頭也不回的飛

但他的眼睛、他的靈魂

仍不捨

也透漏了一種強烈的訊息

她,沒等到大腦思考

往前墊了一步

啪搭的一聲

追了上去…


osk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