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我病得不是三天。

是三年。

頭暈。

是為了忘記過去。

目眩。

是為了模糊你的身影。

脖子酸痛。

是為了不讓我有機會回頭。

去後悔、去不捨。

全身發燙。

是為了把那快冷卻的情感。

再次加溫。

從鼻子呼出的熱氣。

竟然都是你的消息。

大概叫作愛滋病。

一次次的相遇。

我卻都沒有勇氣。

沒有勇氣去叫住你。

如果可以。

誰來幫我把「你」。

通通改成「妳」。

osk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